隨夢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一劍朝天 > 第三百一十七章 定勝負

第三百一十七章 定勝負

    雷光閃過之后,坑中直接傳來了一聲虛弱的悶哼聲。

    然后一團紅色的煞氣突然從那個坑中爆了出來,當真是爆了出來,煞氣直接躥上了天空。

    “咳咳”

    一個古怪的笑聲突然從坑中傳了出來。

    “咔嚓咔嚓”

    隨后一連串讓人聽了毛骨悚然的聲音又傳了出來,就好像是掰骨頭的聲音,貌似有人將一個個斷掉的骨頭掰直。

    聽著這兩個聲音,祖秋臉上不知為何留下了一絲汗水,牙關直接咬緊,同時又握緊了拳頭,當真是可氣又可恨呀!他為什么還要站起來!

    觀戰的那伙人表情也變了,前面祖秋讓他們感覺了一絲驚懼,而如今呂安直接讓他們感到了一絲恐怖。

    看到這個讓人窒息的紅光,李清的表情松了下來,“幸好!”

    讓人毛骨悚然的聲音突然戛然而止,一團極其濃郁的煞氣再次從坑中噴涌了出來,寒血劍發出了一聲愉悅的劍鳴,直接朝著坑中飛了進去。

    呂安低著頭,從坑中一瘸一拐的走了出來,身上被一股紅色的煞氣所覆蓋。

    祖秋怒不可遏的盯住了呂安,這個時候他才不管什么入不入煞,他只想讓呂安躺下,別再站起來了,一次又一次的重新站起來,他感覺異常的不爽。

    “這一次我要讓他死!”祖秋心中出現了這么一個想法。

    這個念頭出現之后,祖秋瞬間動了起來,青芒瞬間炸了出來,祖秋瞬間出現在了呂安的面前,直接就是一拳。

    “砰”的一聲。

    低頭的呂安同樣出了一拳。

    兩拳直接對轟在了一起,一個空氣炸裂的聲音直接響了起來,然后就是一股氣浪瞬間蕩漾了出去。

    呂安直接滑退了兩步,隨后抬頭,一雙猩紅的雙眼直勾勾的看向了祖秋,嘴角歪著,露出了一副怪異的笑容。

    發現呂安和他對拼了一拳,祖秋露出了一臉的難以置信。

    隨后祖秋直接化作了一道虛影,瞬間出現在了呂安的身后,毫不猶豫,又是一拳。

    拳未至,青芒就已經呼嘯而出,氣浪滾滾而來。

    呂安沒有回頭,握劍的手直接松開,劍尖直接調轉了一個方向,點星瞬間出擊。

    一道紅色的光芒直接和祖秋的青芒對轟在了一起。

    又是一聲巨響,兩人瞬間彈開。

    呂安輕盈落地,輕呼了一口氣,一股紅色的煞氣直接從他的口里噴了出來,臉上也是露出了一絲瘋狂的表情。

    瞬間握緊手中的寒血劍,寒血劍身上面的那條血線直接亮起了起來,呂安突然桀桀一笑,身后直接出現了一片無比寬廣,極為猩紅的血海,一股血腥的味道直接彌漫了出來,瞬間將祖秋的青芒壓了過去。

    血海出現的瞬間,呂安直接發出了一聲舒爽的呻吟聲,隨后不知是血氣還是煞氣快速的涌入了呂安的身體,傷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恢復。

    隨后呂安看向祖秋,嘴角直接露出了一絲邪笑,那種讓人不寒而栗的笑容。

    呂安的這個笑容直接讓祖秋愣了一下,眼皮子不自覺的抖了兩下。

    “桀桀!”

    呂安怪異的笑聲再次響了起來,然后他動了,寒血劍直接被紅色的劍氣包裹,直接往前一劃,一道異常寬大的紅色劍氣直接朝著祖秋而去。

    其次,上百道猩紅的劍氣憑空出現,瞬間將祖秋包圍。

    祖秋臉色巨變,身上的青芒再次暴漲,身形再一次拔高了一截,身上的巖塊直接變成了深青色,整個人都快變成一個青山石了。

    猩紅劍氣從各個方向同時刺中了祖秋。

    劍氣蹦碎的聲音不絕于耳,祖秋光憑身上的青色罡氣就將這些劍氣全部震碎。

    而后,寬大的紅色劍氣也到了,祖秋厚重的身體直接前傾,對著劍氣就是一個肘擊。

    “砰”的一聲,劍氣瞬間化成了紅色的星光,但是祖秋身上的巖塊同時也掉下了一塊。

    呂安的表情瞬間大喜,直接夸張的笑了起來,寒血劍直指祖秋。

    一道異常粗大的點星,從劍尖噴涌而出。

    祖秋沒有躲,而是直接出拳,對了上去。

    紅光瞬間炸裂了開來,煞氣直接讓周圍所有的東西都化為了烏有。

    但是祖秋紋絲不動,依舊保持這出拳的姿勢,只不過拳上的巖塊掉了一塊下來。

    看到這里,呂安邪笑改為壞笑,平舉寒血,身后的血海突然翻滾了起來,血氣煞氣不間斷的朝著呂安身體涌了進去。

    寒血劍瞬間紅的發亮,尤其是劍身上那道紅色的血線,亮的好像和血一樣。

    隨后,寒血對準了祖秋,連續五道點星直接從劍尖飚射了出去。

    祖秋眼睛狂抖,瞬間曲身,直接抱頭護住了全身的要害。

    連續五聲轟鳴,一大團紅色的星光瞬間飄揚了起來,直接將小半個國風城都蓋住了。

    眾人呆滯的看著這一大片紅色星光,都有著些許的震撼。

    項水伸手撈了一把,輕輕一撮,然后臉色巨變,“怎么會是純凈的真元?”

    聽到這話,張河也是學著項水做了同樣的行為,也是驚訝的說道:“還真是,古怪!”

    “孫大人也能入煞,但是他的真元可不是這個樣子的,他的真元里面充斥著暴虐的煞氣,這是什么原因?”項水看著張河問道。

    張河直接一扭頭,“你問我,我去問誰!”

    這個時候,項水突然意識到天外天如此的看中呂安,可能并不一定是看中了呂安的天賦,應該還有其他的原因!

    但是這個猜測項水直接藏在了心里,沒有說出口,他極其敏感的察覺到他這個猜測很可能是對的。

    項水突然輕嘆了一口氣,腦海中不知不覺又多了一個想法。

    挨了呂安五記點星之后,祖秋身上一片焦黑,身上的巖塊也是掉了一大片,緩了兩口氣之后,祖秋突然吐了一口血。

    雖然祖秋擋住了,但是這五記點星炸裂時候的震顫還是將他的內腑給震傷了,只不過傷勢沒有那么重。

    看到祖秋安然無恙的站在了那里,呂安的笑容直接消散,一副陰沉的表情瞬間爬到了他的臉上。

    直接抬手,一道又一道的猩紅劍氣直接憑空出現,然后刺向了祖秋,一時之間天空直接下起了劍氣雨。

    祖秋臉色也是陰沉了下來,這種普通的劍氣他絲毫不懼,抬手間就能將這些劍氣蹦碎,但是架不住數量多呀!

    “砰”

    劍氣蹦碎的聲音不絕于耳,之前還沒什么威脅的劍氣,數量一上去,祖秋也是有點吃不消了,身上的巖塊同樣被這些劍氣擊碎。

    看到這里,呂安笑的更加張揚,又是上百道劍氣像雨一樣落了下來。

    祖秋身上的巖塊已經掉了大半,露出了半個身子,身上瞬間出現了一點又一點的細小血珠。

    看到祖秋身上的眼,呂安突然停下來了動作,表情瞬間猙獰了起來,舔了舔嘴唇,瞬間沖了上去。

    一道紅光閃過,呂安瞬間出現在了祖秋的面前,寒血劍自行飛舞旋轉了起來。

    祖秋瞬間一驚,嚇得連忙后退,但是腳上突然踉蹌了一下。

    就是這一踉蹌,呂安瞬間跟上,近身,出拳。

    第一拳,第二拳,第三拳

    “砰”

    一連八拳,呂安全部打在了祖秋的胸口,而后臉上的表情瞬間擰緊,低吼了一聲,第九拳強行出手。

    一道血線直接從呂安的手臂上飚了出來,為了打出這第九拳,呂安手臂上的肌肉直接爆裂了開來,代價極其慘重。

    但是這九拳造成的效果也是極為的喜人。

    祖秋的胸膛在扛了五拳之后,青芒開始蹦碎,第六拳,第七拳,胸口的巖塊開始蹦碎,第八拳,巖塊直接碎成了粉末。

    最后的第九拳,呂安結結實實的打在了祖秋的胸口。

    “咔嚓”一聲,極其清脆的骨裂聲瞬間響了起來,然后祖秋倒飛了出來,口中直接噴出好幾口血。

    地上滾了兩圈之后,祖秋瞬間起身,單身撐地,捂住了胸口,鮮血不停的從他的口中涌了上來。

    呂安站在原地,舔了舔飆血的手臂,寒血劍再次出現在了手中,表情極為的滲人。

    祖秋臉上滿是汗水,眉頭也在不停的跳動,胸口傳來的陣痛讓他極為的不適,體表的巖塊這個時候也是掉的差不多了,這一頓打直接把他打回了原型。

    看著還在不停走近的呂安,祖秋的眼神瞬間冰冷了起來,腦海中直接做了一個決定,“搏命!”

    祖秋瞬間起身,胸口傳來的痛疼直接讓他悶哼了一聲,眉頭也是跳了好幾下,他直接大喝了一聲。

    消散的青芒瞬間重新從體內冒了出來,背后的青山虛影再次顯現,祖秋再次低沉的哼了一聲,眉頭的青筋直接爆了出來,身體同樣也是如此,直接鼓了起來,膚色瞬間漲成了紅色,青芒直接躥上了天,青山虛影同時拔高了起來,而且虛影也同時凝實了起來,給人的感覺越來越逼真。

    呂安突然停下了腳步,抬頭看了一眼高入云霄的青山虛影,臉上露出了一絲忌憚的神情,笑容再一次收了起來,直接把寒血劍往地上一插,眼睛瞬間瞪大,同樣低吼了一聲,體內的煞氣夾雜著一絲金芒狂涌了出來,順便又帶起了一陣劍氣,然后血海直接擴張了起來,血海里面直接翻騰了起來。

    一只巨大的獸掌直接從血海中顯露了出來,重重一拍,激起了無數血色浪花,但是瞬間又被血海吞沒了下去。

    獸掌再次顯露,這一次是兩只獸掌,一副想要從血海中掙脫出來一樣。

    煞氣妖氣在這一刻瘋狂的涌動了出來,再一次蓋過了祖秋的青山虛影。

    李清懷中的牙月在感受到這股氣息之后,死命的往李清懷里狂鉆,同時也發出了一絲嗚咽的呻吟。

    在聽到這個嗚咽的聲音之后,李清下意識的后退了幾步,也是被呂安這幅聲勢給嚇到了。

    其余人同樣也是驚到了,如此逼真的青山和血海他們還都是頭一天見,最關鍵的是這兩者實在是太大了一點。

    青山高聳入云,抬頭都看不到頂,血海則是越來越寬,寬的根本就看到邊,站在青山血海前方的祖秋呂安,顯得格外的渺小。

    項水呆滯的說道:“化靈為虛能化成這樣嗎?”

    “應該能吧?不過確實大的過頭,真的能嗎?”張河呆呆的回了一句,然后把問題拋回給了項水。

    “能個屁!我從來沒見過這么大的!即使是宗師的化靈為虛,我都沒見過這么大的!”項水醒悟過來之后,直接狠狠的咒罵了一句。

    “可是,他們兩個現在這個樣子?”張河小聲的說道。

    項水眉頭緊鎖,眼神狂跳了兩下,回道:“如今的呂安是例外,再加上他手上那柄不是凡物的寒血劍,他的古怪可能還能解釋一下,只是祖秋倒是有點理解不了。”說著直接望向了太一宗的位置。

    楚河的嘴巴在呂安入煞之后,就一直沒有合攏過,心中的驚訝簡直無可比擬,他怎么都沒有想到祖秋竟然打不過呂安!

    但是在看到祖秋如今的這幅模樣,他才是真的有了一絲慌亂,他不知不覺想起了楚清流和他說過的那些話。

    “同輩中最應該擔心的不是趙日月齊城等人,最擔心的應該是一直沉默不語的祖秋,趙日月的厲害大家都能看的懂,但是祖秋的厲害卻是沒有幾個人能明白的。”

    “身上那股青芒從他進入太一宗開始就存在著,這并不是太一宗的功法,說的難聽點,他只能算是太一宗的掛名弟子,根本就算不上是太一宗的親傳弟子,否則這么厲害的祖秋為何得不到宗門的喜愛?”

    “小小年紀天賦就如此卓越,并且還有著如此厲害的功法,這樣的人在太一宗待了那么久怎能讓人放心!”

    楚河想到這里,表情直接呆滯了一下,但是楚清流接下來的那句話才是讓他更加的驚懼,他還清楚記得楚清流說那句話時的那副輕描淡寫的表情,甚至用的是一種調笑的語氣說道:“祖秋可能不是人!”

    一句看似玩笑的話直接讓楚河再也平靜不下來,但是楚河在看到一身煞氣的呂安之后,轉頭一想,如今祖秋還是太一宗的二師兄,依然還是太一宗的門面。

    而后他的心中直接做了一個決定,那就是不管接下來勝負如何,呂安必須死!祖秋如何未來在考慮

    這里這么多人,只要太一宗一起勢,他不信這幫人會不跟上來!

    想通了之后,楚河直接看向了身后的寧霜,給了她一個意味深長的冰冷眼神,手輕輕往下一滑。

    寧霜立刻明白了楚河的意思,直接點了點頭,往后退了兩步,轉頭和身旁的人交談了起來。

    這個時候,祖秋呂安兩人蓄勢已經蓄的差不多了,身后的虛影皆是格外的凝實。

    祖秋這個時候也是到達了極限,大口的喘著氣,身上那些細小的傷口正在不停的往外冒血,但是祖秋臉上的表情顯得很是輕松,輕輕握拳。

    身上的青山直接驟然縮小,一座無比真實的小山,瞬間出現在了祖秋的手中,一股讓人窒息的蠻荒氣息瞬間擴散了出來。

    望著手中這座無比精致的青山,祖秋直接笑了出來,片刻之后,笑容截然而至,極其怨恨的看向了呂安,如今手上的就是他的全部,要是呂安還能擋住,那他也只能認了!

    感受到祖秋手中那座小山的氣息,呂安極為張狂的笑了出來,然后同樣學著祖秋輕輕一握手,順手又將寒血劍扔進了身后的血海。

    同樣的場景瞬間重現,血海猛地縮小,那兩只獸掌極為不甘的重新陷入了血海。

    一柄無比血紅的寒血劍懸浮了在空中,整個劍身全是血紅的,中間的那條血線宛如會動的血絲一樣,此時正在不停的流淌蕩漾,寒冷的煞氣不停的往后涌動,甚至連溫度都降低了不少。

    呂安手掌一張,寒血劍瞬間握入手中。

    “砰”的一聲。

    一股滔天的煞氣直接從寒血劍上爆了出來,直接將祖秋的蠻荒氣息蓋了過去。

    握劍的同時,呂安臉上莫名出現了一絲驚恐,連手都顫抖了起來,口中直接冒出了寒氣,臉上緊皺的眉頭證明他此時異常的痛苦。

    按捺不住心中那股沖動,呂安直接慘叫了一聲,紅色的光芒瞬間從他眼中射了出來,眼中的瞳孔瞬間消散。

    呂安失去了自我的意識。

    就在這一刻,祖秋直接動了起來,瞬間朝著呂安沖了過去。

    一座青山直接朝呂安身上摁了上去,一股無比蠻荒的氣息直接將呂安包裹,呂安瞬間驚的吼叫了起來,寒血劍直接懟著青山刺了上去。

    青山與寒血劍接觸的那一刻,青芒紅芒瞬間交匯,直接炸裂了開來,一陣轟鳴聲直接散了出去,然后就是一股無比強烈的沖擊波直接往外擴散了出去。

    場面一下子就陷入了一片安靜。

    等到李清等人清醒過來的時候,看到呂安和祖秋兩人皆是倒在了地上。

    呂安眼中的紅芒依然沒有散去,躺在地上正在不停的抽搐,嘴里也在不停的狂涌鮮血,卻依然想要從地上爬起來。

    掙扎了許久之后,呂安竟然真的從地上爬了起來,看見了離他不遠的祖秋,表情再次猙獰了起來,直接往祖秋走了過來。

    然而祖秋卻是一動不動的躺在地上。

    呂安停在祖秋的身邊,雙手握劍,舉劍,正準備插下去的時候,眼中的紅芒瞬間消散,身上各處突然裂了開來,無數道細小的血柱直接噴了出來。

    隨后就這么直挺挺的往后倒了下去。
字幕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