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重返洛杉磯 > 第251章 花花公子(二)

第251章 花花公子(二)

    休·海夫納忙著跟韓初冬搞好關系,不斷介紹說自己多么受歡迎,在哪里有過怎么樣的“戰績”之類。

    明顯把韓初冬當成了貪玩的年輕人來對待,刻意談論些有意思、具有誘惑力的話題,想要借此從他手上拿到gui和彩虹美妝等公司的廣告合同,《花花公子》雜志的女性讀者數量也比較多,每期發行量差不多能達到三百九十萬冊。

    雜志跟報紙不同,讀者群體的數量應該比實際發行量更多,尤其是擺在部分公共區域,例如咖啡館、銀行休息區里的那些,假如登在封面上,效果肯定更好。

    因為民用版互聯網還沒誕生,這幫傳媒公司的日子還比較舒服。

    它們依舊頂著“無冕之王”的頭銜,在一幫利益集團的驅使下指手畫腳,對內實行帶有偏見的導向,對外實行所謂的長臂管轄,目的無非是為得到好處。

    仔細說起來。

    那幫一心想要出名、掙錢的男男女女們,追起捧休·海夫納,其實跟休·海夫納此刻討好韓初冬的場面,并沒有本質上的差別。

    上層的社交就是如此,誰能給別人帶來利益,誰就更受歡迎。

    韓初冬心里清楚,對方想從自己這里得到什么,不過這并不妨礙他覺得休·海夫納比較有意思。

    兩人躺在泳池邊的躺椅上抽雪茄、喝紅酒。

    休·海夫納身上只穿著條泳褲,為了社交,到現在還沒下水,此刻正說道:

    “我只承認好萊塢有三大美女,一是奧黛麗·赫本,她符合我們那個年代對夢中情人的所有幻想,長相無可挑剔、氣質優雅迷人,自帶沒落貴族身上的神秘,但又善良、平易近人,甚至還熱愛家庭,人們不希望看見她破壞自身形象,所以《盲女驚魂記》這部電影,甚至還沒有《蒂芙尼的早餐》里的那條黑裙子出名,實際上我覺得她的演技挺不錯。

    然后就是凱莉王妃,嫁入皇室后的生活簡直讓我們心疼,我一點兒都不愿想起。”

    “再然后就是夢露了,她是我年輕時候的夢中情人,我覺得像你這種年紀的小伙子,一定要嘗試去跟她那種熱情、迷人的女人談戀愛,趁著年輕,趁著身強力壯,等到厭倦像我這樣的生活之后,再去考慮結婚的事……

    不對,最好一輩子都別結婚。富裕成你這樣,永遠都搞不清女人究竟是喜歡你,還是貪戀你所能提供的財富和享受,這是個很現實的話題。”

    絮絮叨叨說了一大段。

    韓初冬聽完,覺得似乎有那么點兒的道理在里面,反問道:“你結婚了么?”

    “兩次,每次都以離婚收場,剛認識時候的感情都很美好,慢慢就被時間沖淡了,戀愛和一起過日子,這兩者并不相同,尤其在有孩子以后,輕輕松松便會抹殺掉一切戀愛時候的美好,我說的可都是親身經歷,以過來人身份傳授給你點經驗。”

    休·海夫納的社交本領確實很不錯,這會兒早已拿韓初冬當老熟人來對待,想到什么后又補充說:

    “普通人會受到種種限制,結婚對他們來說是件大事,然而你可以輕松獲得他們想要的一切,已經站在了男性金字塔的尖頂上,像你這樣的小伙子,完全沒必要在自己脖子上套起韁繩。我能看出來,你明顯屬于可造之材,貌似正直,但心里可不安分。”

    “……我不否認。”韓初冬的風流債也不少,坐在前輩高人身邊,沒必要端著架子裝好人,語氣坦然地默認了對方的評價。

    剛準備開口,休·海夫納的余光中出現道身影,扭頭看過去,壓低聲音說:“告訴你那么多,檢驗成果的時機來了,那位服務員長得不錯,身材也非常不錯,大膽地去泡她吧,一定能得手。”

    見他把望月希子當成酒店服務員,韓初冬哭笑不得,起身說:“我去試一試,今天聊這么多,差點忘記還有個電話會議,等有空一定要再聯系。”

    “請隨意,忙你的正事去吧,感謝你的紅酒。”

    休·海夫納只見到韓初冬起身離開,然后果斷伸手摟住望月希子,對自己這邊比劃個大拇指,然后走遠。

    頓時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意思,搖頭說:“亞裔果然沒情調,這哪里是搭訕,簡直是騷擾啊,但愿別被起訴……”

    ————————

    望月希子不清楚發生什么,詢問說:“剛才看你跟一位老人聊天,認識了新朋友?”

    “老人……他是《花花公子》創始人,跟我聊得比較多,但卻屬于一聊天就不會停下來的那種,以后舉辦派對一定要邀請他幫忙調節氣氛,至少不會冷場。

    我先回房間洗個澡,晚上到埃菲爾鐵塔上吃晚餐,gui公司沒必要去參觀,等下次有機會再去佛羅倫薩,明天早上出發去曰本。“

    這次來歐洲,幾乎沒談成什么事,跟香奈兒、lv等知名奢侈品公司的高管股東們聊過,卻沒按照預想中那樣,再次得到投資機會。

    韓初冬完全不著急。

    二十歲,身價已經高達十位數,而且是美金,現在才1974年,接下來有的是時間慢慢布局發展。

    望月希子面露詫異:“《花花公子》雜志?我只見過身穿西服的照片,沒想到居然已經這么蒼老了。”

    “人家心態年輕著呢,比我還會享受生活。”韓初冬說了句大實話。

    剛剛遭受負能量毒害,這會兒不由看向望月希子,猜測起她究竟是喜歡自己這個人,還是喜歡物質財富。

    考慮了會兒,傾向于前者,卻又不能百分百排除后者。

    理順思緒后,覺得這個疑問本身就站不住腳,要是一直去往這方面琢磨,最后只會變成休·海夫納那樣的陰謀論者,再也沒辦法過好日子,索性直接拋在腦后,不去多想。

    坦然地半摟著她,搭乘電梯直接上樓。

    期間又琢磨起最好別結婚這個建議,老實說韓初冬比較心動。

    在他眼中婚姻就代表著承諾和責任,然而他壓根就沒有抵擋誘惑,認真和誰共度一輩子的信心……
字幕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