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庶妃驚華:一品毒醫 > 第一百八十六章 軟禁宮中,親人殞命

第一百八十六章 軟禁宮中,親人殞命

    木蘭?

    莫子玉倒是不知道這具身子的母親居然是木蘭人。

    木蘭不是十多年以前就被滅國了么?

    那么她跟木蘭之間到底是什么關系?為何不管是之前姜二叔他們還是之前同父親的信件里面都未曾說起過這件事情?

    如果陛下說的是真的,只怕他是覺得自己接近祁王,想要圖謀不軌吧?

    莫子玉略微沉默了一下,說道:“陛下,妾身一直都覺得自己是北夏人,直到方才,才知道原來自己的母親是木蘭人,此事的確讓人十分吃驚。但是妾身同王爺在一起,卻是誤打誤撞,絕非刻意接近,至于陛下方才說的什么祁王與木蘭勾結,那更是子虛烏有的事情了。”

    “真真假假,朕心里面自有決斷。”宣帝淡淡的說道,“不過你的行為的確可疑,在你的身份明確之前,讓你繼續呆在祁王的身邊,朕有些不放心,你就先留在宮中吧。”

    莫子玉心中一緊,陛下此舉到底何意?難道是想要將自己作為人質留在宮中還是真的在懷疑自己的身份?

    “是。”

    宣帝抬眸慵懶的說道:“你倒是也不必緊張,就當在宮里面住上幾日吧,太后喜歡你,你就多陪陪太后吧。還有朕也的確喜歡你的文章詩詞,若是得空了,咱們還可以切磋一下!”

    “是。”

    “下去休息吧。”宣帝說道。

    “妾身告退。”

    莫子玉出了御書房的大門,李公公早就等候著了,笑道:“姜側妃請隨奴才前來,住的地方已經為你準備好了。”

    綠俏瞧著莫子玉不是像往常一般往皇宮外面出去,心中奇怪不已:“姑娘,咱們這是?”

    莫子玉微微一笑:“陛下留咱們住幾天呢,你便跟著我吧,我讓你伺候慣了,若是換了他人,不一定習慣呢!李公公,不影響吧?”

    “既然是姜側妃用順手的人,自然是不影響的。”李公公笑道,“奴才還怕手底下那些宮女笨手笨腳的伺候不好姜側妃呢!”

    沒一會兒的功夫,李公公就帶著莫子玉來到了她居住的院子,離太后的鳳禧宮不遠,想必也是方便自己多去陪陪太后,見見世子吧。

    雖然不能夠離開皇宮,在皇宮之內,還是沒有限制她的自由。

    由此可見,陛下對自己的身份未必那么在乎,他只是想找個借口留下自己,讓劉旭投鼠忌器吧。

    劉旭辦完了差事,回到秋水苑未曾見到莫子玉的身影,心中納悶兒,問道:“姜側妃呢?”

    青靈有些訝異:“姑娘被陛下宣入宮了,王爺不知道此事?”

    “什么?”劉旭微微蹙眉,“父皇為什么會宣她入宮呢?”

    沒一會兒的功夫,便是傳來了宮里面的消息,姜側妃要在宮中小住幾日。

    劉旭的眉頭蹙得更深了,父皇到底想做做什么。

    “青靈,你收拾幾件衣服給姜側妃送去,在宮中陪著她!”劉旭說道,“護好她的安全。”

    “是。”

    這時候青躍過來說道:“王爺,調查的事情有結果了。”

    劉旭點頭:“去書房說吧。”

    “是。”

    書桌上是莫子玉今日未看完的一本書,劉旭拿起掃了幾眼,問道:“你說吧。”

    “木蘭。”青躍說道,“我們發現此事與木蘭有關。不管是當年參與了先太子一案,還是現在引導咱們調查先太子一案,其中都有木蘭人的影子。”

    “目的呢?他們的目的是什么?”

    “復仇吧。”青躍說道,“王爺,陛下似乎也派人去梅村打聽了,姜側妃生母與木蘭有關的事情只怕陛下已經知曉,而且我們能夠查出當年的事情木蘭參與其中,陛下也能夠查出,姜側妃如今在宮中小住的事情,是否與此事有關?”

    “或許有關吧。”劉旭托著下巴,“不過父皇最終的目的,只怕還是想要用柳兒牽制本王吧,他不希望本王有什么異動,殊不知本王壓根兒也沒有其他的想法。如今世子跟她都在父皇的手上,如此父皇才會放心吧。”

    頓了頓,劉旭繼續說道:“繼續查下去,若是還潛伏在北夏,將人找出來。”

    “是。”

    在此期間,南楚又發生了一件大事。

    南楚王去世,王位空懸,本應當在北夏為質的世子回去繼承王位的,但是南楚王的弟弟想要謀求王位,謀反,帶兵逼宮,殺了王后以及兩位公主。

    一場血腥政變在南楚發生著,而遠在北夏的羋梓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母后與兩個姐姐的血跡都已經干了,而他蜷縮在北夏,卻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夠無能為力的看著這一切發生著。

    不過短短數日,翻天覆地。

    他本來還期盼著回到南楚,而如今南楚他一個親人都沒有了。

    父王,母后,姐姐們,全部都離他而去,這世上只剩下他一個人了,天大地大,這天地之間,到底何處才是他的家?

    他又該何去何從?

    驛館內。

    司徒摘星將屋子里面找了一圈,沒有看到羋梓的身影,正是覺得奇怪的時候,只聽到衣柜里面傳來了些動靜,他蹙眉將衣柜打開,卻見著羋梓躲在衣柜里面,眼神陰騭,面容有些扭曲。

    “你沒事吧?”司徒摘星小心的問道。

    “滾。”羋梓冷聲喝道。

    “你……”司徒摘星嘆了口氣,將手上的酒壺遞給了羋梓,“喝酒嗎?”

    “我讓你滾!”羋梓奪過了司徒手上的酒壺,一把扔到了地上,“你讓我冷靜一下好不好?”

    “好,好!”司徒無奈的說道,“你好好兒的冷靜一下吧,我不打擾你了。我就在外面,如果你想喝酒的話,我隨時奉陪。”

    衣柜的門被關上,世界重新回到了黑暗之中。

    羋梓抱在自己的雙膝,仿佛回到了母親的懷抱之中一般,他很想哭,喉嚨難受的要命,好像被人死死的掐著一般,可是偏偏一滴眼淚都流不出來。

    “廢物!廢物!廢物!”羋梓狠狠的抽著自己巴掌,一下又一下,“你這個廢物!你躲在北夏逍遙度日,你的父親,你的母親,你的姐姐,全部都死了!可是你這個廢物卻什么做不了!你這個廢物什么只能夠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切發生著!廢物,你還活著做什么!”

    “為什么!”他撕扯著自己的頭發,他想不通為什么短短時間就已經天翻地覆了呢?

    “都是騙我的,都是騙我的!你們都在騙我,這一定都是假的!”羋梓死死的咬著嘴唇,直到血水溢出,從下巴一直流到了脖子,“我要回去,除非親眼見到他們的尸體!”

    他說著,便是從衣柜里面闖了出來,拿著自己的長劍,就往外面闖去。

    司徒摘星嚇了一跳,瞧著他怒氣騰騰一副要殺人的模樣,急忙問道:“你這是要去哪兒?”

    羋梓沒有回話,到了馬廄,騎上了一匹馬就朝著城門奔去,只是到了城門口就被攔了下來。

    “世子留步!”士兵喊道,“羋世子,你現在還不能夠離開京城!”

    “滾開!”羋梓騎在馬上冷冷的看著下方的侍衛,“擋我者死!”

    聞言,數個士兵拿著兵器將羋梓給圍了起來,此刻的羋梓臉是腫的,雙眼是通紅的,眼神滿是鋒利的殺氣,看上去的確有些可怕。

    “世子,請回去,你暫時還不能夠離開京城!”士兵再一次的提醒道,“除非你有陛下的手諭,不然若是放你離開了京城,我等皆要獲罪!”

    “那我也再說一次,都滾開!”羋梓冷聲喝道,長劍從劍鞘中慢慢的拔出……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飛影一閃,直接從后面將羋梓給打暈了。

    司徒摘星笑道:“他現在腦子有點不清醒,我現在馬上帶他回去看大夫,給諸位添麻煩了,對不住啊!”

    說著,他先帶著昏迷的羋梓回了驛館內,拿來藥膏,將他臉上的傷痕處理了一下。

    直到天色暗了下來,羋梓才緩緩醒了過來,他一睜開眼,立即坐了起來,腦袋有些疼,他扶著腦袋想了一下,蹙眉將周圍看了一眼,瞪著司徒摘星問道:“我怎么會在這里?”

    “你怎么會在這里?當然是我把你抬回來的!”司徒摘星哼了一聲,“你今日是瘋了么?竟然想要闖出去,可知道這是什么罪名?那些守衛的士兵,是可以直接將你先斬后奏的!你以為你的武藝高強就能夠闖出去?雙拳難敵四手,你也不要小瞧了京城的防備!”

    羋梓冷笑了一聲:“那又如何?我以前乖乖在北夏待著,不過是害怕我的親人會因為我而遭殃,如今我什么都沒有了,我也什么都不怕了!”

    “那你想為你的親人報仇雪恨嗎?”司徒摘星又問道。

    羋梓狠狠的咬牙,沒有說話。

    司徒摘星談了一口氣,說道:“你二叔只怕就等著你回去自投羅網呢,說實話,眼下北夏,眼下京城才是最安全的地方!你在還沒有冷靜下來之前,在你還沒有完全的辦法能夠報仇之前,你最好還是呆在京城,先看看南楚的情況再說!”
字幕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