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遙魄 > 第一百八十七章 道歉
    “好。”姜悠樂沒有半點驚訝,亦無半點贊許,仿佛她這么說是應該的,“那些弟子離開千羽林當日的這個時辰,我會來找你。”

    “為何時間卡得如此之緊?”林漣漪蹙眉道。

    姜悠樂站起身,輕哼一聲,面有嫌棄“你難道要我替你和那個小子卿卿我我嗎?”

    林漣漪臉色更紅,自覺其發燙如才從蒸籠里取出的饅頭。

    姜悠樂轉身,袖口一揮,屋中血腥味猛地一收,盡入了她掌中。她出了門,見江非雪正在門外望著她,身形頓了頓,悠然的腳步還是停了下來。

    江非雪瞳孔微張,見她還沒有走的意思,忙上前一步,激動地聲音顫抖,勉勉強強講出兩個字“義母。”

    姜悠樂手中紫芒暗了一暗,隨即又亮起如常。

    她移步,慢慢上前,至像一個母親一樣站在江非雪近前,輕輕喚道“阿雪。”

    “義……”淚水奪眶而出,江非雪抬起雙手又放下,手足無措得像失散了親友的孤女。

    不料姜悠樂猛地轉身,只道“進屋吧,外面冷。”她紫簫一揮,空中流出一串瑟瑟簫音,紫光隨著簫音灑出,向四面八方蔓延。

    江非雪臉色一滯,恍若隔世。

    站在屋內的林漣漪觀其情形,無奈嘆息。

    姜悠樂踏上紫裳簫,化作一道紫影,片刻便消失于空中。江非雪還在原地迎著秋夜寒風,周身冰冷卻渾然不覺。

    林漣漪走出門,目送了姜悠樂遠去,緩緩收回目光,見紫光正擴散入各屋之中,忽地明白過來,跑上前拉起還在呆滯的江非雪,立即回了屋中,一道白芒將屋門封上。

    姜悠樂是用簫音催眠了東林其他弟子,方才那片簫音下去,她們便要陸續恢復了。

    “非雪。”林漣漪低聲道。

    江非雪一言不發,躲進自己的床幔之中。

    悲傷的嗚咽之聲在屋中回蕩。林漣漪擔憂之,傾聽了一夜,至將近天明之時,才聽得她哭泣之聲低了下去,應當是睡著了。

    林漣漪長嘆一聲,自己亦補了個回籠覺。

    這一覺睡得毫無打擾,或許是東林弟子以為林漣漪在北林睡得不好吧,從始至終就沒有人來叫醒她。

    “林姑娘,二師姐醒了,你要去看看她嗎?”卻是江非雪先醒過來,行動輕悄得與姜悠樂似的,洗漱過后,將林漣漪叫醒,她才知道江非雪已醒了。

    “好啊。”自然是好。

    郜落霜屋中。

    郜落霜重傷之身,竟然還硬生生撐了起來。林漣漪去看望之時,她已在桌邊坐著了。

    對比自身,林漣漪頗覺慚愧。

    見她到來,郜落霜亦如昨日的幾名弟子一般吃了一驚,然以她性格,隨即便回復了正常,僅淡淡一句“你不去看無垠師弟,來看我做什么?”

    林漣漪坐下來,道“我在東林住了十年,對二姐姐頗為敬重。二姐姐重傷,我自然應當來看望。”

    郜落霜目光緩和了些,道“我傷得不重,你當去看看無垠師弟。”

    林漣漪苦笑,仍賴著不走,道“林姨都親自為你療傷了,如何能說‘傷得不重’?若是因為無垠,二姐姐對我和他都心生不滿,我更應該好好道歉了。”

    “哼!”郜落霜冷哼一聲,道,“你還記得回來看我,便算是對得起我了。無垠若力量在我之上,此后可護你周全,我便也不與他計較。有沒有愧疚,道不道歉,你們自便。”

    “道歉,道歉。”林漣漪心頭一暖,忙拱手賠笑道,“二姐姐,對不住了。”

    看神色,郜落霜算是勉強接受了道歉,林漣漪表情一松,然隨即她鄙夷地看著林漣漪,疑道“你就是專門來替他道歉的?”

    “……”道歉也不是,不道歉也不是,林漣漪只好換個話題,誠懇道,“二姐姐十年來的關懷,漣漪掛在心上,從不敢忘記。今日道歉,不單是為無垠而道歉,而是近來事變太多,煩雜之中,猛然驚覺,林姨,二姐姐,還有其他幾位姐姐,都為漣漪付出了太多。

    “醒悟太遲,只好補上一句道歉,請二姐姐原諒。”

    林漣漪再次拱手道歉。

    郜落霜終于有些無措,趁林漣漪還未直視她,她先擺了擺手,站起身,往床幔之中走去,道“同住東林,本當如此。你還是去看望你的心上人去,我這里不留眼淚。”

    林漣漪亦站起身,凝望她幔后背影,深深呼吸,轉身道“漣漪告辭。”

    一出屋門,便見葉筱鈺向她招手。

    “她說了什么?”葉筱鈺拉過林漣漪,離郜落霜屋子遠了些,才輕聲問道。

    “讓我去看無垠。”林漣漪笑了笑,眉目間甚是歡喜。

    葉筱鈺驚訝地回過頭往郜落霜屋門處望了一眼,訝道“這句話是什么意思?師姐是嫌你煩,想把你趕到西林嗎?”

    林漣漪白了她一眼,道“怎會?是你們從來不對二姐姐說過一句道歉,我方才說得太突兀,她有些不習慣吧。”

    “咦?你道歉什么?二姐姐管束了你十年,比試之時也是她為難的無垠,該道歉的是她吧?”

    林漣漪搖搖頭,不再說話,問道“你和另外幾位姐姐去看了昨日后來的比試吧?結果如何?”

    “不好。”葉筱鈺大搖其頭,失望道,“前八之中,有三名百瑣莊弟子和三名十虹澗弟子,而我千羽林僅占兩名。”

    “具體情況呢?”林漣漪驚詫,從前的三袖盛會中,往往是千羽林獨占鰲頭的,今次怎么如此?

    “百瑣莊有趙蒼宇、劉垣冽、朱彥。趙師兄和劉師兄都是上一次三袖盛會上大顯風頭的人物,這個朱彥也不知從哪個旮沓里冒出來的,憑著這一戰成名,如今出門也都有人認識了。

    “十虹澗有淬弦、高秋蜓、齊聲卻。齊聲卻是老牌高手了,我從前跟你說過的,他自幼是個啞人,但天賦極高,從后部這兩次比試情況來看,道行比之從前更上一層樓了。

    “高秋蜓勝了胡師兄,我實在覺得蹊蹺。唉,算了,輸都輸了,我看胡師兄也是很不甘心的。反正最近只要和十虹澗掛鉤的事情都有些蹊蹺,不差這么一件了。

    “護劍使淬弦,不愧是護劍使,她的道行已高深到不見底的地步了。包括十虹澗弟子在內,眾人不過看她比試過此次的兩場,都是十招之內克制了對手。不過頭一場中,對手是從前部比上來的,經過幾輪比試的消耗,比不上是正常的。

    “第二次才是真的令人佩服得五體投地。她一上來就彈奏法寶淬煬,紅線之中立時成為火海,對手一開始就為其聲勢震撼,失了必勝之心。”

    。
字幕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