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修仙小村長 > 第九百二十章 化敵為友

第九百二十章 化敵為友

    溫克明認為這就是為自己挖的坑:剛剛你們還不對付呢,自己選擇占了路澤這邊,轉眼你們兩個居然和好了,還相談甚歡。

    洛川很少與修仙者交流——他的便宜老媽,和他一樣不靠譜——這路澤雖然有些修仙者自帶的傲氣,但是見識還是不錯的。

    “法器煉制火候固然重要,但是按你的方法只是小道,你太過拘束于固有的觀念,為什么不嘗試著把現有的材料研究透,轉而探尋如何發掘最大功效,比方說閃銀木能增加韌性,但是經過高溫鍛造后肯定會損傷,何不試著文火細養,保持了柔韌,然后再進行下一步程序。”

    洛川仗著修仙傳承的知識侃侃而談。

    路澤已經聽傻了:“還可以這樣嗎?

    可我掌握的煉制方法都是古人再三總結出來的,能改嗎?”

    “試試唄!”

    洛川想了想,拿出月嬋送他的日月雙環,這對兒法器受損,他曾嘗試修復,苦于沒有材料。

    “日月雙環?”

    路澤驚訝:“這是陰蝕門陰風老怪的法器,怎么會在你手里?

    好像損壞了。”

    “這問題不重要!”

    洛川笑道:“這對環的主材料是星辰鋼你要修復會怎么辦?”

    路澤沉思一陣:“自然是以高溫融化創口,接上星辰鋼,重新刻畫靈紋。”

    洛川搖頭:“非要那樣子嗎?

    這環沒有手柄,在創口添加手柄,既不影響使用,又增加美觀。

    閃銀木呢?”

    “哦,這兒有!”

    路澤拿出兩段銀色木頭。

    洛川很自然的接過,以御物術掌控雙環浮在空中,而后隨手招出一只火鴉,圍著閃銀木一個盤旋,使閃銀木柔韌到極致,快速接在雙環斷口處,再運轉靈力食指刻畫,片刻后,日月雙環多了些銀色的裝飾,華彩大放,煥然如新,盤旋飛舞。

    “怎么樣?”

    路澤撫摸著新生的雙環,嘖嘖稱奇:“我以前怎么沒想到。

    好像比在陰風老怪手里時更有威力了!”

    轉眼撓頭:是這樣嗎?

    閃銀木是我的吧?

    他怎么給用了?

    可見識了洛川的手段,也得了洛川的指點,不好意思糾結。

    反鞠上一躬:“閣下真乃大師也,小女子路澤拜服!”

    龍家父子、溫家父女看著洛川剛才的動作只剩驚嘆。

    路澤面有慚色:“大師,我先前不識尊駕,有眼無珠。

    大師度量非凡,真人不露相,小女子再拜。”

    “別老大師大師的叫,叫我洛川就好!”

    洛川大喇喇揮手。

    路澤赧然一笑:“我左右無事,想和您詳細探討,不知您方不方便多加指點。”

    “好說!我最近還想去你們玉簫門逛逛。

    不過之前,眼下還有點事要處理。”

    洛川翹著二郎腿,彈手指尖夾著一根煙。

    路澤搓下手指,指尖多了一朵火苗給洛川點上,心里卻是納悶兒:這就專業水平來說是響當當的大師級別,做派怎么像村里出來的暴發戶。

    “大家別那么緊張,放輕松點!”

    洛川噴云吐霧。

    龍家父子見洛川和路澤和睦相處巴不得呢,可溫克明、溫涼玉卻不一樣:“完了,這是輪到找我們算賬了。”

    洛川確實是找溫克明說話:“老溫,我有個問題想問你!”

    溫克明汗濕的衣服又添了水漬:“先生,我之前不認識您,不知者勿怪。

    只要我知道的,我一定知無不言。”

    “剛才的石頭,你從哪兒弄來的?”

    洛川冷聲問道。

    “啊?

    那個……”溫克明卻遲疑了。

    路澤也好奇:“對啊,你怎么會有那么詭異的石頭?”

    洛川吐出一口煙霧,煙霧并不消散,在空中慢慢凝成一個人形,和鄧奈奈一般無二。

    “你見過她嗎?”

    洛川很是嚴厲。

    溫克明艱難的咽下唾沫,算是默認了。

    “這不是鄧伊妮的媽嗎?”

    溫涼玉有了表現的機會。

    洛川又淡然下來:“說吧!”

    “是她!”

    溫克明頹然承認:“我老母親生病,到醫院查不出問題,她突然來了,說我母親是中了她的毒,要我為她辦事,不然我母親必死,還讓我不要告訴任何人,否則她會殺掉我全家。”

    “怎么會?”

    溫涼玉大驚:“奶奶生病了嗎?

    鄧伊妮的媽媽一直就是家庭主婦,怎么做出這種事。”

    溫克明為先前的作為自責:“石頭是她給我的,讓我送給龍家,做好朋友。

    別的什么都沒說,我不知道那石頭是什么東西,有什么用處。”

    “這究竟怎么回事?”

    路澤和龍家父子都不解。

    洛川整理下思路:“那鄧奈奈是和國人,原名江上奈奈,她是和國潛伏在華夏的江上家族成員,最近才開始動手。

    他們的目的是挑撥仙門和華夏凡俗的矛盾,進而引起大亂……就那石頭,我見過,有聚魂凝魄的功效,一旦龍家收下,必將家中鬧鬼,不定什么時候就死光了。”

    “什么?”

    龍仁利大怒:“溫克明,我哪里對不起你,你如此害我龍家。”

    龍濤也是怒氣沖天。

    “我不知道啊,都是那鄧……江上奈奈讓我送的。”

    溫克明慌忙辯解。

    溫涼玉還在懵怔中。

    “龍先生,不必動怒,事情不在溫家人身上。”

    洛川體諒溫克明是個孝子。

    路澤也氣不打一處來:“龍家這樣的豪門突然敗亡,華夏的上層人物肯定會查個究竟,到時候我們仙門就背了黑鍋了,江上家族好歹毒的算計。”

    “這還不是要緊的,重要的是不知道有多少仙門的東西流出,又有多少人上當。

    這也是我來龍家的目的,我想以龍先生和龍濤兄在當地的影響力,應該可以查出高亞市的豪門有誰家出了怪事,或者染了怪病。”

    “先生放心,我龍家在當地還有些手段,自然義不容辭。”

    龍仁利滿口答應。

    路澤卻對洛川再次作揖:“洛川,叫你的名字,直讓我汗顏,我等仙門中人,只顧修煉,到了凡俗往往放開了性子,只想作威作福。

    先生以黎民計,路澤愿聽從先生安排。”

    她是想出一份力了。

    洛川其實沒那么高尚,他就是看和國人不爽:你敢出孬,我就拆你臺,完了再打你個烏眼青。

    但是路澤竟然完全信服他了,為他貢獻了功德,對這女人心生了好感,又有些可惜,搖頭嘆息,湊到路澤耳邊:“你其實挺不錯的,你男人納妾的事,我只能同情。

    我自己就是臭毛病很多,說什么男人都會犯的錯誤,就有點自欺欺人了,關鍵還是管不住自己。

    唉……做好自己就成,與君共勉。”

    路澤修煉多年,卻差點哭出來,多少年沒有人和自己說過體己話了,完全沒有責怪龍濤透露自己的意思,紅著眼圈:“我懂,就是難受,可有時候想想,都說夫妻間有七年之癢,我們修仙者有比凡人長的多的生命,一輩子總對著一個人大概也真會煩吧!”

    洛川幾乎把她引為知己,對自己的“花天酒地”、“私生活混亂”有了合理的解釋,抱著路澤肩膀:“想哭就哭出來了吧!我不會笑話你”。

    龍濤傻了:這是鬧哪樣?

    他們怎么抱上了?

    要是回到仙門大長老知道自己起到了穿針引線的作用,還不把自己撕了。

    洛川和路澤齊醒悟,連忙分開:場合不對。

    “看什么看?

    還不趕緊辦事去?

    少見多怪。”

    溫克明大著膽子:“先生,我媽的身體,你能幫著治嗎?”

    “還不趕緊拉過來!我就在龍家。”

    “好人哪!”

    溫克明垂淚也貢獻了功德。
字幕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