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絕天武帝 > 第1792章 遙想猜測
    她加入聽雪樓之前,有一個極少數人才知道的身份——天月嶺神殿職員。

    那時候的她,只是神殿的中層而已,不高不低,沒有多少人認識。

    后來,她堅定的站在正義一方,為夏輕塵說話,遭到了天月嶺神殿殿主的打壓和迫害。

    最后,夏輕塵找到她,請她出任了新成立不久的聽雪樓副樓主。

    那時候的聽雪樓,還僅僅是天月嶺小有名氣的勢力。

    她隨波逐流,選擇將聽雪樓當做安身立命之所,不求其他。

    可是沒有想到的是,聽雪樓仿佛一顆停不下來的雪球,越滾越大。

    無聲無息中,瘋狂的擴張,成為了大陸中最低調的超級勢力。

    如果不是本次聽雪樓出手,恐怕都沒有人想到,聽雪樓已經強大如斯。

    而她,作為明面上,聽雪樓的掌控者,一躍成為天地間最有權勢的女人。

    三境之主,在她面前都已經不算什么。

    昔日威懾大陸的黑暗之主,月尊,受滄海內外憧憬的光明之王竟,神殿總殿主。

    兩者全都恭敬有加,對她以禮相待。

    這,是曾經的小小神職人員,做夢都不敢想象的事。

    地位的劇變,讓素馨副樓主有些難以適從,好在多年掌握聽雪樓,她已經漸漸養成應有的上位者氣質。

    月尊定眸一看,發現傳說中的素馨副樓主,原來如此年輕。

    她心中不由一陣失落。

    她的月尊之位,可是逼迫上一任月尊傳位才得到,本以為在女人之中,她獨一無二。

    沒想到,素馨副樓主,這位聽雪樓的明面掌控者,竟然也那么年輕。

    看其樣子,應該才三十出頭吧,并不比她大多少。

    歸虛流則是暗暗驚嘆:“長江后浪拍前浪,一代新人勝舊人。”

    現在的年輕人,太可怕。

    前有夏輕塵,后有素馨副樓主。

    而且,素馨的氣質雍容,一看就不是普通女人,更令他們小心翼翼對待。

    “天下雖大,卻無非聽雪樓、暗月和神殿可堪一數。”月尊心受刺激,努力擺出一副心懷廣闊,俯瞰天地的氣概:“若我們聯手,一切王權都將踩在腳下。”

    素馨微微一笑,平淡搖頭:“聽雪樓對于權勢不熱衷,王權,我們沒興趣。”

    此話,令月尊表情微僵。

    自覺氣吞山河的她,陡然覺得被比下去。

    她看重的權勢,原來聽雪樓不屑一顧。

    他們的層次,首先就拉開了。

    神殿殿主含著圣潔微笑:“我神殿傳道各地,還望聽雪樓多多給與方便之門,神殿愿與聽雪樓永結同盟。”

    素馨輕然一笑:“殿主請自便,聽雪樓的目標,并不限于滄海內外,你無須在意我們。”

    或許是跟隨夏輕塵太久,其眼界也不知不覺得變高。

    陸沉遺國,她已經慢慢覺得束縛,有心向更廣闊的天地進發。

    神殿殿主和月尊心底陡然一驚。

    聽雪樓的目標,如此廣大嗎?

    這是什么野心啊?

    陸沉遺國都無法滿足他們!

    難道,他們還想在魔界扎根不成?

    月尊更覺得被比下去,成為月尊的欣慰,蕩然無存。

    她想起了聽雪樓主,副樓主尚且如此,真正的樓主又該是何方神圣呢?

    神殿殿主也頓時索然無味,他心心念念的大陸,人家眼中不過是可有可無的地盤。

    可笑他還擔心聽雪樓會遏制神殿的擴張。

    人家根本就不在意好嗎?

    一番交談下來,他們對于聽雪樓的格局,有了全新的認識!

    “二位還有事嗎?”素馨問道。

    月尊想了想,綻顏一笑,取出一個手鐲,送給素馨:“暗月在滄海之中打撈到的空間手鐲,空間之大,足可裝下一棟樓。”

    類似的巨大空間涅器,目前大陸是聞所未聞,也未有千年前的武道文明中,還能制造出類似的涅器。

    神殿殿主則取出一面七彩之玉雕琢而成的神像:“此乃神賜之物,能夠抵擋邪魔入侵。”

    這倒不是招搖撞騙的玩意,而是貨真價實的神賜之物,里面蘊含神性,一旦有邪魔靠近,便能自動釋放出圣光,將邪魔驅逐在外。

    此物,放眼全大陸,不超過三個。

    面對兩樣驚世之物,素馨淡然無波。

    掌管聽雪樓,素馨什么好東西沒見過?

    她對于世間的繁華物質,已經麻木,少有能令其側目的。

    “無功不受祿。”素馨委婉拒絕:“何況,公開送我東西,樓主若是知曉,該如何看我呢?”

    月尊心中一動,壓抑不住內心的好奇:“副樓主,請問聽雪樓主是怎樣一位人?”

    他們實在難以想象,什么樣的人物,可以在短短兩年時間內,把聽雪樓從一個初始創建的小勢力,發展成為遮天蔽日的龐然大物。

    有如此手段者,必然是通天之悲吧?

    神殿殿主也豎起耳朵,仔細聆聽,他對聽雪樓主也好奇到極點。

    素馨微微一笑,道:“該如何形容呢?”

    她仔細回想一下,道:“似乎怎么形容,都無法詮釋他的非凡。”

    “我只是聽說過,他駕臨大陸時,曾令一座神殿的諸天神像破碎,曾一聲號令,讓諸天神明投影來拜,曾抬手間,九天諸神退卻。”

    這些,當然是仇仇喝酒之后吐露出來的。

    素馨聽后,震撼得久久難忘。

    嘶——

    以月尊和殿主兩位至尊的地位,都忍不住倒吸冷氣。

    尤其是神殿殿主:“你是說,他駕臨神殿,便令神殿里的雕像破碎?這可是神明,或者蘊含神明血脈的人,才能做到的事。”

    “至于讓諸神明投影來拜,這……這聞所未聞,我想,唯有真神,才能做到這一步吧?”

    “而揮手間,九天諸神退卻,這……這種存在,本殿主想象不出是怎樣的人物。”

    素馨淡淡一笑:“只是傳聞,你們可信可不信。”

    他們想不信,但如何能不信呢?

    聽雪樓里種種超越了時代的秘藥,突然冒出效忠的三百大月位妖族,突然崛起飛騰之勢。

    讓他們難以不相信,素馨所說。

    縱然不全部是真,但也未必是假。

    神殿殿主面現驚容:“難道,你們殿主,是神明血脈的蓋世強者嗎?”
字幕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