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極品狂醫 >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內心的恐懼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內心的恐懼

    “這位就是修真聯盟大長老呂天道,果然是神仙中人,出場方式都不一樣啊!”

    “天了,原來世間真有仙師啊!剛剛的火球術,我還以為是魔術呢。”

    “你這是見識少了,仙師多得很,很多就生活在我們身邊。”

    呂天道一出場,圍觀群眾們沸騰起來,都用著崇拜的眼光看著呂天道。

    林澤佑第一時間飛奔上去,行一個九十度大禮,畢恭畢敬的道:“恭迎大長老駕到!”

    錢子豪,胡剛和付東三人那敢怠慢,趕緊跟在林澤佑身后行禮。

    就連四周很多看熱鬧的群眾,也都紛紛向呂天道行禮。

    呂天道輕輕揮揮手,示意大家可以平身了。

    林澤佑第一時間就告狀道:“大長老,前面那小子就是殺了張中智的林曉東。

    你可不能放過這種邪惡之徒啊!就是剛才,他還敢瞧不起你呢,說你沒什么了不起,他一巴掌就能把你給拍死掉!”

    林曉東剛才說過那樣的話嗎?

    根本沒有,林澤佑在冤枉他啊!但是無所謂了,林曉東都懶得辯解,只是面帶著微笑看向呂天道。

    “大長老,你瞧瞧他,見到你來了,也不行個禮,一沒教養,二沒素質。

    該殺!”

    林澤佑嘴皮子很會翻,不停在呂天道身邊嘰嘰喳喳奚落著林曉東。

    “啪!”

    呂天道反手就甩了林澤佑一耳光,打得林澤佑趴在地上去。

    林澤佑一臉懵逼,捂著臉大惑不解的看著呂天道,滿眼之中都是為什么?

    “蠢貨,給我閉嘴!”

    呂天道狠狠瞪了一眼林澤佑之后,就小跑著來到林曉東面前。

    “見過林前輩,晚輩來晚了,還請見諒!”

    眾目睽睽之下,修真聰明大長老呂天道,竟然向林曉東彎腰行晚輩禮。

    這是什么節奏?

    全場嘩然,這反轉得太突然,大家一時半會接受不了啊!堂堂修真聯盟大長老,給一個年紀輕輕的小子行禮,這太讓人難以置信了!“天了,那小子到底是何方神圣!”

    “連大長老都得叫他前輩,那一定是個很厲害的人物了。”

    “真是人不可貌相啊,萬萬沒想到,這個不起眼的小子,竟然是了不起的人物。”

    圍觀群眾們一起感嘆,對林曉東真是刮目相看了。

    林澤佑整個人如同石化一樣僵住了,連眼皮都沒有眨動一下,他內心如波濤一般翻滾,徹底被眼前的場景給震驚住了。

    “呂大長老,你真沒有在開玩笑嗎?”

    林澤佑一臉死灰,忍不住問道。

    “蠢貨,我會用這種事情開玩笑嗎?

    修真界以實力為尊,林曉東什么都比我強,當然是我的前輩了!”

    呂天道一點也不臉紅,一本正經的道。

    林澤佑徹底歇菜了,整個人癱在地上,知道這回真是死定了。

    胡剛,錢子豪和付東同樣被嚇得魂不守舍,知道大勢不妙,調頭想逃,卻是被修真聯盟的修士們給攔住了!“林前輩,求你別殺我,我是無辜的,這一切都是林澤佑策劃,跟我沒關系。”

    付東第一個跪在地上,向林曉東苦苦哀求著道。

    胡剛和錢子豪猶豫了一下,但小命要緊,老老實實跪地求饒。

    這三個人都是雜魚一般的人物,林曉東都懶得搭理他們。

    最終由呂天道做主,每人斷掉他們一根小拇頭以示懲戒,再敢招惹林曉東,就要取走他的性命了。

    胡剛三人如獲大赦,千恩萬謝,留下一根小指頭,灰溜溜的走了。

    那些小混混們那敢留下,早就跑得沒影了。

    現在,就只剩下林澤佑一個光桿司令了。

    林澤佑看到胡剛三個跪地求饒之后,都保了性命。

    這讓他心頭燃起一絲希望來,翻身就跪在林曉東腳邊,哀求著道:“林老弟,咱們多多少少都沾了點親戚關系,絕對是一家人,同是本根生,相煎何太急。

    咱們手足相殘,這不是讓別人看笑話嗎?”

    這番話一說出來,四周響起一片噓聲,嘲笑起林澤佑來。

    剛才這小子那得瑟勁兒,都快要上天跟太陽肩并肩了。

    一直揚言著要殺林曉江,現在反轉了,他就談起兄弟之情來,如此惡心誰能受得了?

    林曉東冷然一笑,抬腿用力踩在林澤佑腦袋上面,讓他整個臉貼到地上去。

    “我明明給了你機會,可是你卻不中用啊。

    你現在要我放過你,也不是不行,給我磕三個響頭道歉就可以了!”

    林曉東現在也算是東山林家一份子了,他也不想落下殘害同族的事件,他還真不打算動手收拾林澤佑。

    就連林伊然,也希望林曉東這樣做了!林澤佑喜出望外,臉上都露出笑容來,他原本以為死定了,林曉東連修真聯盟大長老都不怕,呂大長老反倒是要給林曉東行禮問安,如此強悍的實力和人脈,這天下還有人能對付他嗎?

    結果柳暗花明又一村,林澤佑更是沒想到,林曉東竟然愿意饒過他。

    這真是太讓他意外了,驚喜得都有點不敢相信這是事實。

    林澤佑那會遲疑,立馬就給林曉東磕了三個響頭,一遍又一遍說著對不起。

    “現在,我可以走了嗎?”

    磕完頭之后,林澤佑站起來,一臉期盼的問道。

    林曉東聳聳肩,微笑著道:“我林曉東說話算話,說了不追究你的責任,肯定就會做到了。

    你磕完頭了,也發誓會悔過自新了,當然就可走了。

    但是……”就在林澤佑興沖沖著準備離開時,林曉東一個轉折語境出來,讓他心一下子就提到嗓子眼上面來了!一股子不妙的感覺,猛然間從林澤佑腦海里冒出來。

    林曉東嘿嘿一笑,玩味著道:“但是,你走之前,總得問一下呂大長老愿不愿意原諒你吧?”

    “啊!”

    林澤佑就是知道事情不妙,如果呂大長老把張中智的死強算到他頭上來,要他以命償命,那一樣是死定了!“呂大長老,我……我們之間無怨無仇,求你別為難我好嗎?”

    林澤佑全身直發抖,不知道為什么,他在面對呂大老老時,全身直發抖,深深的恐懼感侵襲著他,導致他感覺就像光著身體站在冰天雪地里一樣,冷得第一個細胞都在僵化!這就是人類在面對死亡時,直面內心而產生的恐懼感!
字幕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