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田園小針女 > 第八百四十章 焦慮
    姜寶青這會兒已經跟卞思妤到了謝氏的院子。

    謝氏的胎象已經越發穩健了,但茅子為著穩妥起見,還是不敢讓謝氏出院子,生怕哪個不長眼的下人再給沖撞了。

    這次還是謝氏找的那個侍妾蔡氏在院門口迎接的她們。

    蔡氏看著比之前好似精神了不少,膽子也大了很多,她笑著給姜寶青和卞思妤福了福:“奴見過姜夫人,卞小姐,我們家大奶奶已經在屋子里候著了,兩位請。”

    卞思妤遲疑了下,還是跟在姜寶青身后進了謝氏的院子。

    謝氏在門口站著,見姜寶青過來,很是激動,甚至有些失態的一把拉住了姜寶青的手:“姜夫人……”

    姜寶青知道謝氏為什么這么激動。

    她跟謝氏私下約定過,下次她上門的時候,會把給月月配置的藥物帶來,不再讓月月繼續痛苦。

    姜寶青安慰似的拍了拍謝氏的手。

    她其實還是不習慣被別人觸碰,只不過月月可憐,謝氏也可憐……姜寶青還是忍耐住了那一絲絲不適。

    姜寶青給謝氏把了把脈,點了點頭:“謝大奶奶的胎象比之上次又好了很多,可以適當多運動一下了。只是近日天氣越發寒涼了,謝大奶奶千萬要注意,在院子里運動的時候莫要著涼了。”

    謝氏感激的點著頭,只是卞思妤在場,她向來對外的形象是端莊賢淑,再加上月月的事涉及**,一時之間當著卞思妤的面,有些不好開口關于月月的事。

    姜寶青看出了謝氏的顧慮,突然笑了下,主動開了口:“其實今兒月月的事也該告一段落了。”

    姜寶青的眼角余光一直在注意卞思妤的反應,見卞思妤一聽到“月月”兩個字,整個人的身子都有些繃緊。

    姜寶青眼里閃過一抹復雜的神色。

    謝氏卻是顧不上注意旁人的反應,她方才還有些猶豫要不要在卞思妤面前提月月,但這會兒姜寶青主動提了出來,甚至還提到了“告一段落”這四個字,她也忍不住有些緊張,雖然已經做好了心里建設,但這會兒還是有些難過。

    姜寶青注意到謝氏的神色,委婉提醒道:“謝大奶奶莫要傷心,這對月月來說是好事……您現在可不是一個人啊。”

    卞思妤突然插口:“月月?……什么好事啊。”

    謝氏雖然覺得卞思妤關心這個有些奇怪,但這會兒正在傷心著,也顧不上去多想。

    只是對于一個母親來說,需要親手殺死自己的孩子這種事永遠是難以啟齒的,面對卞思妤的問話,她沒有開口,只是臉色有些蒼白。

    反而是姜寶青主動解釋道:“月月得了怪病……與其讓她日日忍受著痛苦,倒不如放她早日離開。”

    卞思妤眼睛倏地瞪大了。

    她臉色有些難看,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顯然思緒極亂。

    姜寶青冷眼瞧著,也不說話。

    謝氏顯然正在傷心著,也沒有說話。

    屋子里氣氛一時詭異起來。

    還是卞思妤打破了這份寂靜,她臉色有些發白,勉強道:“我身體突然有些不舒服……就先回去了。”

    姜寶青慢條斯理道:“這樣不太好吧?……卞小姐,郡王妃不是讓你陪著我么?就這樣丟下客人,不太合適吧。”

    卞思妤一臉蒼白,看著確實很是虛弱,分辯道:“妤兒也不是故意的……只是,妤兒身子有些不太舒服……”

    謝氏看著卞思妤確實是不太對勁,額上甚至都滲出了細細密密的冷汗,她忙道:“妤兒妹妹若是不舒服……”

    姜寶青截住了謝氏的話:“謝大奶奶不用擔心,我方才剛給了卞小姐把脈,她身體好得很,沒有一點毛病。”

    謝氏隱約察覺出了姜寶青這態度似是有些問題,只不過這會兒她的腦子有些亂,她也分辨不出到底是怎么一個情況,索性就不去多想了。

    她點了點頭,沒有再說話。

    卞思妤有些難堪的被晾在了那兒。

    她是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雅慧見狀,臉上寫滿了擔憂:“小姐是不是方才在外面受了涼?既然姜夫人要小姐陪著,那奴婢回院子幫小姐把平日里吃的養生丸拿一粒過來,再幫小姐拿件斗篷過來可好?”

    說完,雅慧又看向姜寶青,語氣里明顯帶了絲譏諷:“姜夫人不會連這個都不許吧?”

    “雅慧,不得無禮!”卞思妤輕輕呵斥了一聲雅慧,又充滿歉意的看向姜寶青,“婢子無禮,她只是擔心我的身體,沒別的意思,姜夫人海涵。”

    姜寶青漫不經心道:“無妨,反正你這丫鬟今兒這也不是對我頭一次無禮,原諒一次也是原諒,兩次也是原諒,索性直接不放在心上便可。”

    姜寶青頓了頓,看了一眼臉色不太好看的卞思妤,又笑了,擺了擺手:“好了,快讓你丫鬟去拿東西吧,免得又說些什么,你這個做主子的又要讓我‘海涵’了。”

    卞思妤知道這會兒不是生氣的時候,忍了忍氣,看了雅慧一眼:“去吧。”

    雅慧福了福身子,告退離開。

    只是雅慧離開沒多久,姜寶青看向鄭南:“對了,你去幫我拿藥箱過來。”

    鄭南應了,福身離開。

    卞思妤眼皮顫了顫,覺得有些巧,但算了下時間,覺得雅慧應該已經走遠了,也就把心放下了。

    謝氏總覺得哪里有些奇怪,但她說不上來,索性也就不去多想了。

    姜寶青問她:“一會兒是茅大少爺過去,還是……”

    謝氏斬釘截鐵道:“我去,對這孩子我沒有盡到幾分母親的義務,但總要去送這孩子最后一程。”

    謝氏眼眶紅了,眼淚在眼眶里打轉,卻沒有落下來。

    顯然,她也成長堅強了不少。

    姜寶青點了點頭。

    卞思妤越發坐立難安了。

    姜寶青看了卞思妤一眼,突然開了口:“卞小姐看著很焦慮?”

    卞思妤心中一驚,忙調整了面部神色,強笑著解釋道:“可能是因著還沒有吃養生丸的緣故……總覺得心里不安定。”

    姜寶青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

    今天的四章結束……
字幕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