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醉仙葫 > 第八百一十章:斬殺筑基后期

第八百一十章:斬殺筑基后期

    與此同時,青陽的殺招早就醞釀完畢,不等嗜酒蜂王完全退開,他神念一動,五行劍陣就朝著那黃臉海盜當頭砸了下去。

    七只藍背嗜酒蜂同時使出的花粉迷境,威力大的驚人,相互配合之下取長補短,也不存在后繼乏力的問題。黃臉海盜被嗜酒蜂王困在里面,面對那變化莫測的花粉迷境,他一時束手無策,使用了無數的方法也無法破解,正在危難之際,忽然察覺到花粉迷境竟然有所松動,他頓時喜出望外,奮力從迷境之中脫困而出。

    只是他還沒來得及高興多久,神念和感知力剛剛恢復,就感覺到濃濃的殺機當頭落下。黃臉海盜不由得心中駭然,怪不得那幻境會突然消失,原來是對方要置自己于死地,之前青陽的殺招他是見識過的,這若是讓他落到頭上,自己哪還有命在?

    黃臉海盜也是了得,面對如此險境,并沒有呆立不動,也沒有亂成一團,而是格外的冷靜,在身形急退的同時,瘋狂運轉全身真元,在體外撐起層層防護,希望能夠擋住這一劫。

    不過黃臉海盜的應對終究還是倉促了一些,青陽早就準備多時,也不可能給他反敗為勝的機會,黃臉海盜剛剛退出去不到一丈,甚至連靈器分水刺都沒來得及祭出,五行劍陣就已經當頭落下。

    黃臉海盜所形成的真元護罩就如同見了陽光的氣泡一般,劍鋒未至就一個個破碎,對劍陣沒有絲毫影響。隨后五行劍陣威力不減,完完整整的落到了黃臉海盜的身上。

    此時就見黃臉海盜身上靈光一閃,隨后砰地一聲輕響,就化為了片片敗革殘屑。這是黃臉海盜身上的防御靈器在發揮作用,作為一名經常在生死邊緣試探的海盜,身上還是有一定防護的。

    結果很明顯,他這件防御靈器的等級不是很高,面對五行劍陣時根本就不堪一擊。不過這件防御靈器也起了不小的作用,消耗了五行劍陣幾乎一半的能量,最終黃臉海盜承受的威力下降很多。

    原本這一招五行劍陣足以把黃臉海盜挫骨揚灰,如今只是把他斬成了重傷,一切風平浪靜,再看那黃臉海盜時,正氣息奄奄的躺在地上,全身上下布滿了傷口,幾乎沒有一塊好地方。

    青陽連忙搶上幾步,一劍斬在了黃臉海盜的脖子上,隨后又扔出火球燒了他的殘魂,黃臉海盜終究還是沒有逃過這一劫。

    從青陽擋住黃臉海盜的攻擊,到他放出嗜酒蜂困住對方,再到嗜酒蜂收回花粉迷境,青陽祭出五行劍陣,最終斬殺黃臉海盜,這一些說起來很慢,其實都發生在很短的時間內,等大家反映過來的時候,青陽已經結束了戰斗。

    見到青陽干脆利落的解決了黃臉海盜,橫行妖王和謝江都是又驚又喜,喜的是對方少了一員大將,他們戰勝血骷髏的可能性更大了,驚的是青陽的表現屢屢超出他們的預料,不知何時是個頭。

    血骷髏與黑臉海盜則是齜牙欲裂,黃臉海盜與他們患難與共數十年,不是兄弟勝似兄弟,結果卻當著他們的面被人斬殺。他們這一群海盜總共四個大頭領,之前已經損失了一個白臉海盜,如今又損失了一個黃臉海盜,四去其二,以后恐怕再難恢復了。

    這時候血骷髏已經不敢奢望打敗橫行妖王等人,能保住性命就算不錯了,青陽能夠殺的了筑基八層的黃臉海盜,那么面對筑基九層的黑臉海盜或者血骷髏,也就有了一拼的實力,哪怕打不過,起碼也能用他那群靈蜂拖住一段時間,剩下一個人跟本就不是橫行島一方的對手,最終就會被各個擊破。

    血骷髏也是性格果決之輩,眼見情況對己方越來越不利,他當機立斷,道“情況不妙,保命要緊,老黑,若寒,我們走。”

    黑臉海盜接到命令,忽然之間爆發出一股強大的氣勢,對著謝江連續強攻幾招,把謝江逼得連連后退,而黑臉海盜則趁著這個機會身形一閃,來到了府庫門口。

    黑臉海盜本就一直壓著對方在打,如今逃命的關鍵時刻幾乎拼了性命,謝江明知道黑臉海盜要逃走,卻也因為實力欠缺追之不及,只能眼睜睜看著對方脫身。

    至于另外一邊,血骷髏也在拼命向著橫行妖王和溪英進攻,希望為自己和簫玉寒殺出一條血路。

    醉妖丹并不能要了妖獸的性命,但是對妖獸的實力發揮影響極大,橫行妖王中毒已深,反應速度越來越慢,攻擊威力大減,如今只能勉強保住自己的性命,很難拖延血骷髏的行動。溪英只有筑基中期的實力,面對筑基圓滿的血骷髏起不到多少牽制作用,被血骷髏一番強攻兩人都是手忙腳亂,只有招架之功毫無還手之力。

    至于青陽,距離他們還有一段距離,也來不及阻止血骷髏,何況他也不想阻止,血骷髏可是筑基圓滿修士,比起筑基八層的黃臉海盜強出太多,以青陽的那點實力應對起來太過勉強,一不小心就有可能丟了性命,還是不上去冒險為好。

    何況這里是橫行妖王的地盤,萬一自己在應對血骷髏時受了傷,而橫行妖王脫險之后又跟自己翻臉,到那時可就危險了,所以這時候不能冒險,必須保證自己有足夠的應對突發事件的能力。

    青陽在殺死了黃臉海盜之后沒有及時頂上來,而橫行妖王和溪英又擋不住血骷髏的連番攻擊,很快就被他殺出了一條血路,生路就在眼前,血骷髏轉身拉住簫玉寒的胳膊,就要帶著她離開。

    就在這個時候,異變突生,一直默不作聲的簫玉寒忽然之間神念一動,一把短柄匕首頓時出現在她手中,一道寒光閃過,血骷髏拉住簫玉寒的手臂應聲而斷。

    事發太過突然,血骷髏根本就無從防備,何況他也從來沒有想到,與他同床共枕多年的簫玉寒會在這種緊要關頭翻臉,兩人距離又太近,結果就被直接斬斷了手臂。

    ()

    。
字幕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