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em id="gfun4"><object id="gfun4"><u id="gfun4"></u></object></em>
    <dd id="gfun4"></dd>
  2. <th id="gfun4"></th>
    隨夢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狂妻來襲:九爺,早安! > 第718章 老實點!
        火舞聞言,手中的動作隨即頓住,白皙的臉頰染上一抹紅暈,然后道:“你……你什么意思?”

        東方寒看著她有些窘迫的小臉,故意道:“我是想幫你對劇本,你臉紅什么?”    火舞:“”    知道東方寒是故意的,她瞥了他一眼道:“天氣都熱了我當然是熱的了,你放開我。”

        說著,便要掙脫他的懷抱。

        東方寒沒有放開她,而是直接打橫將人抱了起來。

        火舞掙扎道:“東方寒你放我下來!”

        東方寒卻抱的更緊,垂眸睨著她道:“老實點!”

        隨后,兩人出了餐廳。

        這時,冷寧從外面進來,剛好看見東方寒抱著火舞從餐廳出來。

        看著兩人曖昧的樣子,他進也不是退也不是,愣在原地好幾秒。

        火舞注意到冷寧站在門口,又開始動來動去,瞪著東方寒低聲道:“冷寧!你放我下來。”

        東方寒朝冷寧看了一眼,淡然的問道:“有急事?”

        “呃”冷寧思慮片刻,覺得似乎也不是什么急事,立刻道:“沒沒有!老大您繼續,我先去忙了!”

        說完,便匆匆轉身走了出去!    什么叫繼續    火舞額間三道黑線!    東方寒把她放在客廳的沙發上,自己也跟著坐了下來。

        火舞埋怨的瞪著他,說道:“東方寒,我不是那種小女生,你能不能別動不動就把我抱起來。”

        他笑容邪魅,別有深意的說道:“我知道你不是小女生你是女人了,寶貝,你不用一直提醒我,我會對你負責的!”

        火舞:“”    她已經完全不想說話了。

        “不過”東方寒忽然再次開口。

        “不過什么?”

        “除了疼沒有別的感覺嗎?

        應該不會吧,我記得你好像”    不等東方寒把話說完,火舞便快速伸手捂住他的嘴,紅著臉道:“你閉嘴!”

        看著她再次爆紅的小臉,東方寒眉眼間滿是笑意。

        冷寧站在門外沒有離開,偷聽著兩人的對話。

        震驚之余心里又暗暗道:“他之前果然猜測的沒錯!火舞小姐心里的男人就是老大!對人家耍流氓的也是他!明明是自己忘了,還讓他去查別的男人!”

        他搖搖頭,吐糟了句:“真渣!”

        “你說什么?”

        耳邊忽然響起一道冷然的聲音。

        嚇得冷寧腿一軟,差點跪了下去,驚悚的看著東方寒,顫聲道:“老大,你你怎么出來了?”

        剛剛人還坐在沙發上,這會怎么忽然到他身邊了。

        冷寧嚇得一身冷汗。

        東方寒諱莫如深的眸子瞪著他,再次質問道:“你剛剛說誰渣?”

        冷寧心里咯噔一聲,打死他也不敢承認說的是他呀!    他急中生智立刻道:“我說那個威爾森!他最近似乎在讓那個月冰心陪一些暴發戶。”

        “誰指使的?”

        東方寒問。

        “沒人指使他,是他自己的主意!今天向我邀功來著,問這樣折磨梁思然我們滿不滿意?”

        東方寒眸底閃過一絲厭惡,雖然梁思然那個女人活該被折磨,但他向來不齒以這種方式折磨女人。

        但威爾森做都做了,他也沒必要再去干預。

        威爾森想通過折磨梁思然討好他們,得到秦門的庇護,根本是做夢。

        東方寒緩緩開口道:“威爾森那邊以后不用理會了,隨便他做什么吧。

        事已至此,他更不會讓那個女人好過了。

        “    冷寧頷首道:“是,老大,我知道了。”

        “對了,這件事不要傳到夫人耳朵里,免得臟了她的耳朵。”

        東方寒又提醒了一句。

        “是,我會留意的。”

        緊接著,冷寧又道:“那老大,我先走了。”

        說著,冷寧便要溜。

        東方寒冷聲道:“等等!”

        冷寧頓住腳步,轉過身看向他,扯出一抹牽強的笑容道:“老大,還有什么事嗎?”

        東方寒凌厲的雙眸盯著他,威脅道:“下次再讓我發現你偷聽,我就敲斷你的狗腿,扔到大街上乞討!”

        冷寧顫聲道:“老大,我保證再也不敢了。”

        東方寒道:“滾!”

        “是。”

        說完,冷寧快速跑開。

        東方寒看著他逃竄一般的背影,輕嗤了一聲。

        他自然知道剛剛冷寧說的‘真渣!’二字不是威爾森,而是他。

        雖然在火舞這件事上算是他渣,但是被人說出來他自然就不高興了!    他轉過身,火舞站在他身后,輕哼一聲道:“嚇唬冷寧干什么,他也沒說錯!”

        東方寒睨著她,認真道:“你信不信今晚我再渣一次!”

        看著他一本正經,絲毫沒有開玩笑的樣子,火舞動了動唇卻沒再繼續開口。

        三天后,是火舞進劇組的日子。

        化妝間里。

        火舞坐在化妝臺前,正在等著化妝師化妝,這時安妮忽然走了進來。

        身后帶著化妝師造型師以及助理,十幾個人浩浩蕩蕩的走進化妝間,可謂是派頭十足。

        助理上前幾步,一副趾高氣昂的態度看著化妝間的眾人道:“各位!安妮小姐需要用化妝間,還請各位先出去一下。”

        化妝間的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家都知道安妮是星光娛樂的當家花旦,大牌的很,背后又有股市集體,沒人敢得罪她。

        雖然心里十分不情愿,但也沒辦法,只好陸陸續續的走出化妝間。

        火舞慵懶的坐在椅子上,絲毫沒有要離開的意思,拿著手機專注的玩著打發時間的游戲消消樂。

        當初面試時遇到的那個女孩也在化妝間里,見她一動不動的玩著游戲,以為她沒有聽到,立刻走過去推了推她,提醒道:“哎!走了,出去了。”

        火舞抬眸看向她,又睨了一眼安妮以及她的助理,然后再次看向女孩,不以為然的道:“干嘛要出去!這么大的地方還坐不下她!”

        安妮聞言,臉色頓時沉了下來。

        這幾年在圈子里她可謂是風生水起,任何人見了她都是客客氣氣的,哪里有人敢用這種態度對她。
    字幕图片